平平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手机软件 » 火爆新书《他的诱饵》徐周北宋弥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他的诱饵》徐周北宋弥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 时间:2020-06-14 13:15:09

最近很多书友都被一本以徐周北宋弥为主角的小说吸引了,这本书名为《他的诱饵》是作者“山卿”的代表作者,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宋弥徐周北商业联姻约好两年为期,生活事业各不相干。商业巨擘徐周北钱权据占,还长了张逆天脸,饶是在外花边新闻满天飞。面对记者问题,宋弥也只是盈盈一笑云淡风轻:“我跟我先生感情很好。”谁料徐周北出差半月,前脚爆出某总裁与当红小花亲密逛街,就有人亲眼目睹宋弥打包行李搬出了两人住的别墅。微博发文:【勿揣测,和平分手,各自安好。】

13.jpg

精彩内容:

医院寂静无声,落针可辨。

办公室内,宋弥翻了页手上的资料,还没看见内容,办公室门被推开,发出轻微的声响。

宋弥依旧没抬头,看了一上午门诊有些疲累,声音带着明显的哑:“你好,请坐。这位……”

话没说完,宋弥抬眼,看清了来人,愣住。

对方没说话,与她的视线撞上,嘴角似笑非笑,穿着一声量身定制的黑色西装,暗红色领带系的一丝不苟,一身的贵气难以遮掩,长腿一伸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

“……”宋弥垂眸,将面前的资料扔在一旁,“这位先生哪里不舒服?”

“嗯,这儿。”
男人将右手摊在桌面上,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他又伸出左手碰了碰右手手腕处。

宋弥看了眼他所指之处,碰了下:“疼吗?”

“疼。”

宋弥换个地方,又轻按了下,一脸严肃:“这呢?”

“嗯,也疼。”

看出对方的无赖态度,宋弥找准地方,加重力道使劲摁了下:“那这儿呢?”

男人眉间微蹙,面不改色:“嗯,疼。”

“……”宋弥忍无可忍,“先生,你这病我不太行,建议你去十二楼看看。根据刚刚的状况,我觉得你还有必要去下B栋六楼。”

她说的是什么地方,徐周北比谁都清楚,A栋十二层,明安医院精神科门诊办公室;B栋六楼,男科门诊室。

他却丝毫没有被戳穿的心虚,不怒反笑:“宋医生就是这么接待病人的?”

宋弥瞥他一眼,抽回手,才刚退回来,指尖不经意擦过他的手腕,却猛的被他温热宽大的手掌禁锢住,挣脱不开。

宋弥抬头对上他的目光,瞪着他:“你干什么?”

对方没回答,只收起笑意,一双漆黑的眸子深沉,紧盯着她。
莫名被这样看着,对方的眼睛似是能洞穿她的心思,宋弥没有了耐心:“徐先生,我时间很紧,请别耽误别的病人。”

对方依旧没有松手。
宋弥叫了声门诊护士,护士推门而入。
因为处于死角,护士只能看见男人气宇不凡的高大背影,看不见两人交握的手,有些疑惑的看着宋弥。

宋弥侧身:“张护士,叫下一位,这位先生可以请出去了。”

“啊?”张护士惊异的答了句,“宋医生,您今上午门诊结束了,可以休息了啊?”

“什么?”宋弥看见对面的男人得意的扬起嘴角,有些懊恼,淡了淡神色,“哦,是吗,我忙昏头了。”

护士:“您还有什么需要交待的吗?”

“没有了,谢谢你啊,麻烦了。”

“嗯,没事。”张护士微笑着答了句,退了出去,顺带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跨哒”一声响,门被关上,宋弥眼色沉了沉:“徐周北,放手。”

见她终于不再继续装不认识,对面的男人这才心满意足的松手。

宋弥:“你到底来干什么?”

徐周北将手收回,直入正题:“为什么不说一声就走?”

“……”
我说屁啊?那时候你正在跟美女明星约会乐不思蜀忘乎所以呢!

宋弥压下心中的吐槽,将事实摆出来:“两年时间,到了。”

两年前。
刚满二十二岁的宋弥跟二十六岁的洛城新贵徐周北结了婚。
徐宋两家各取所需,而宋弥跟徐周北立下约定两年为期,时间一到就离婚,期间两人各不相干。

当时研一的宋弥一边忙着完成学业一边在徐家老老实实的做一个温婉大气的徐太太。
做徐太太的同时,努力的尽着一名富家太太的义务——居家,本分,顺便对外维护徐周北和她之间貌合神离的婚姻关系。

偏偏徐周北长了张迷惑众生的脸,年纪轻轻一表人才的徐氏太子爷,到哪都是绯闻不断,即使已婚,也有一大堆小姑娘愿意主动送上门,宋弥总是需要凭一己之力为这段形婚铺上一层浪漫色彩。
至于这些绯闻是真是假,宋弥并不关心。

她负责澄清,而她气宇不凡的丈夫负责给她找事,一次次的打脸,她还得笑着面对媒体的刁钻问题淡然作答。

外面彩旗飘飘家中红旗不倒,这样尽职尽责的老婆,他徐周北满世界都找不到一个。一周前两个人两年婚期到期,徐周北却出国半月不见人影。

宋弥是个干脆利落的人,说好了两年,管你人在不在,该做的一个不落。于是她留下了一张离婚协议书,当天打包好了所有行李迅速走人。

当时正有一条某总裁与当红小花甜蜜约会的绯闻满天飞,明眼人谁看不出来那是大名鼎鼎的徐氏太子爷,之后同步的新闻,就是宋弥搬出徐家。

宋弥也没打算隐瞒离婚的事,在她搬走之后,宋弥完成了做为人妻的最后一个任务——发了条证明离婚并非因为这件事的微博。

后事如何,就是徐周北自己的事情了,再也不需要她来操心。

摆脱了这段关系,宋弥刚好研三毕业,进了明安医院工作。
婚后她跟徐周北虽然一起生活,两个人对话却不多,都是些敷衍陈词,更别说什么深度交流了。

徐周北并不知道她是个医生,他连她当时在读研都不知道,按理两个人应该再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桥归桥,路归路。
却没想过……他居然会找过来。

徐周北眸色深沉,气场骇人,看着情绪不佳:“为什么不等我回来再处理。”

宋弥老实答:“没必要。”

“徐太太。”徐周北虚了虚眼,带着几分危险意味,“没有我的同意,你居然敢离婚。”

宋弥从来不觉得徐太太是个什么很好的称呼,尤其是徐周北这样叫她的时候,总觉得他不安好意。

“这不是既定事实吗?”宋弥觉得莫名其妙,“两年前不是都同意了吗?”

徐周北盯着她,一动不动。宋弥总觉得这人气场过于强大,虽然长着一张精雕细琢的脸,却总是散发出“佛挡杀佛,神挡杀神”的气场,让人忍不住绕道三尺。
心性强大如她,被他这样盯着头皮也有些发麻。

良久,他才终于开口:“跟我回家。”
他顿了下。
“这次,是个误会。”徐周北破天荒的开口解释,“不是真的。”

宋弥不是个自恋的人,却扪心自问,自己对于徐太太这个“职业”,做的当真是无可挑剔。
他明显就是说的前段时间的约会绯闻,现在说这话,无非是觉得徐太太这个身份对于徐周北名声维护这方面确实大有作用。

宋弥觉得有些好笑,他拿她当公关团队使呢?
“徐先生,你要不找个经纪人吧。”

“……”
徐周北像是不明白她的意思,直勾勾的看着她。

宋弥继续补充:“徐太太这个身份,可不是你解决花边新闻的最好方式。”

说完,徐周北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变化沉了下来,像是在忍着怒气:“宋,弥!”

该来的总是会来,她早就看不惯徐周北到处拈花惹草的行为了。
以前碍于立场不太好说,即使是形婚,他这行为也算是公然扫她面子,现在她可以站在一个旁人立场上发表意见,总算把她憋了两年的话说了出来。

剩下的……
就是老老实实的等待暴风雨的到来。

过了十几秒,对面的男人始终没有表态。
宋弥有些不明所以,难道你们总裁发怒都要走个什么流程吗?

她没有耐心再等下去,肚子也明显感觉到了饥饿:“抱歉,徐先生,我现在是休息时间,我得走了。”

说完,她起身要走,路过徐周北身边时,却听他忽然来了句:“你生气了?”

宋弥被这无厘头的发言气笑了,一时竟也憋不出什么话来回他。

徐周北站起身理了理西装,走到她面前,语气莫名带了些妥协:“这次的事儿,是我的错。”

“……?”
千算万算,宋弥没意料到,自己等了半天,居然等来了个道歉?
这徐周北,是个假的吧?

“回家吧,徐太太。”

宋弥少说也有一米六八,也算是高了,可徐周北一米八七的个子,加上宋弥在医院不穿高跟鞋,整个比他低了一个头,从这个角度,她的视线刚好对上他精致的下颚线和高挺的鼻梁,曲线硬朗帅气。

靠!
宋弥暗自唾骂了声,她不得不承认,徐周北的五官无可挑剔,居然差点儿被他迷惑心智。

回过神来,宋弥倒也毫不退步,向前迈了半步,两个人的距离瞬间拉近,徐周北能清晰的闻到她身上那股熟悉的玫瑰花香,带着几分清甜。

这种香味,以往他一回湖光别墅就能闻到,如今却消失殆尽。

面前的女人盈盈一笑,即使穿着感觉清冷疏离的白大褂,未施粉黛也依旧风情万种:“徐先生知道,我和你离婚后,别人都说什么吗?”

徐周北垂头看她。

宋弥继续:“他们都说,一只娇生惯养的金丝雀,离了量身打造的金丝笼,还能做什么。”

徐周北微不可察的蹙眉,表达着他对这句话的立场。

“徐先生是不是也觉得,我离了你不能活?”忽然,宋弥踮脚,凑近他耳旁,压低了声音,“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它还能做什么。”

徐周北的身子微僵,这是头一次,宋弥这样对他说话。
他早就知道宋弥不是那么温婉大气任旁人肆意的人,她柔和的语调带着几分明显的侵略性,坚定的表达着自己的立场与决定——她不会,跟他回家。

说完,宋弥立刻后退一步,依旧保持着微笑,这是她以往面对记者问答时惯有的笑容,温柔,体面,又无害。
“抱歉,我下午还有手术,很忙,徐先生请自便。”

等宋弥离开,房间里的玫瑰香气也随之消散,徐周北无奈的摇头,闭了闭眼,抬手捏了下隐隐作痛的眉心。

人人都说宋弥是温室里长大的娇花,没人知道宋弥在学业上的成就,也没有人相信宋弥的能力,都觉得她不过是个摆设用的高级花瓶。
可徐周北清楚,她是朵高贵却傲气的玫瑰——美艳却带刺,充满锐利的锋芒。

猜你喜欢
用户评论
本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