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手机软件 » 火爆新书《冒牌太后医天下》卫凉歌白烬欢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冒牌太后医天下》卫凉歌白烬欢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 时间:2020-06-12 09:19:22

卫凉歌白烬欢是最新热更中的小说《冒牌太后医天下》中的主角,本小说是网络知名作者“夏侯微微”的倾情创作,内容主要讲述了:近来国师大人很不悦,满朝文武生怕他不乐意,撬了小皇帝就来个谋权篡位,不就是那位垂帘听政的太后娘娘年轻点?蠢点?美点?白烬欢!你清醒一点!她可是太后啊!…

1.jpg

精彩内容:

长央宫,是国师大人白烬欢所住之处,此处远离后宫前朝,是大周皇宫中一个独立的存在。

而此刻,长央宫的湖心亭中,国师大人正悠闲自在的坐着喝茶,双眸平和地盯着喂鱼的小皇帝。

“国师国师,你瞧那条鱼多肥!”

宗乐祁指着池水中的鱼儿,笑得格外欢乐。

这时,云影悄无声息出现在了旁侧,来到白烬欢耳边低语。

“主子,太后那边出事了,沈家老夫人进宫,在凤藻宫外闹开了。”

白烬欢放下玉盏,眸光平淡。

“不必管。”

云影知道卫凉歌是有些本事的,毓太妃就罢了,太过年轻草率,可沈家那狡猾的老太婆却不是个善茬。

“敢私自出宫……她本事可大着呢,等着瞧吧。”

白烬欢虽是在笑,可眼中的薄凉之意却毫不加掩饰。

云影看出来了,主子这是变着法的给太后惩罚呢,叹了一口气,心中却是在为卫凉歌默哀一瞬,谁让她长了那样的一张脸,都是命。

这边,已经换上了一身太后华袍的卫凉歌出现在了凤藻宫门口。

她佯装自己刚刚逛完了御花园,看到殿外跪下的一众男女,挑眉扬声道。

“有贵客进宫,居然无人禀报哀家,哀家看你们一个个的是过得不耐烦了吧!”

一句话,就已经找了由头把自己迟出现的缘由给挡了过去。

琴槡恭敬上前。

“太后,您瞧,沈老夫人她……”

卫凉歌看去一眼,目光便落在了为首的富态老妇人身上,此人体态丰盈,虽已年老,一双眼却极为明亮有神。

单单不过看一眼,卫凉歌就知道这个老女人可比卫家老夫人难对付的多。

“怎么让沈老夫人跪在这呢,琴槡,还不快去扶人起来。”

沈老夫人虽是一脸恭敬,但是眼底却是带着对卫凉歌的不屑,她沉声开口,语气中带了些许苍凉感。

“太后啊,芊芊年岁小,不懂事,惹了太后不快,是她的错!”

卫凉歌在心里翻一个白眼,心想你要说什么直说行不,拐弯抹角的也不嫌自个儿跪久了疼么。

心中如此想,可她身为太后,表面功夫却也要做到。

“琴槡,去扶老夫人起来。”

沈老夫人又是高声道。

“太后!请听臣妇接下来一言,不然臣妇今日就在这凤藻宫外长跪不起!”

这算是威胁吗?

卫凉歌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显山露水。

“说吧。”

“太后,芊儿罪孽深重,可罪不至死啊!”

卫凉歌瞥了这老太婆一眼。

“老夫人怕是说错了吧,哀家只让沈家小女流放西北,何曾赐死了。”

卫凉歌虽是这样说,可她也清楚,一个养尊处优的官家小姐充为军奴,结局终究逃不过一个死字。

“臣妇已经派人查过,那日的老太监是个宫中惯犯,是他先让芊芊迷了心智,才做出这样的事。”

沈老夫人以为自己把什么都推就给了那老太监就罢了,岂知,卫凉歌等的就是她这一句话!

只见卫凉歌佯装大怒,她一甩袖袍!

“好一个丞相府啊,居然敢派人暗查宫中密事,不如哀家直接把太后之位让给你们可好!也免得惊动老夫人日夜难安,担忧儿女之事了!”

谁也没有想到,卫凉歌会这般恼怒,直接就震慑住了在场众人。

只是沈老夫人是谁,呆愣不过一瞬间,她很快恢复面色,从袖口中拿出了一个物件。

“太后息怒,只愿您看在这东西的份上,饶恕她西北一行!”

卫凉歌眯眼打量着那东西。

“这什么。”

沈老夫人不急不缓将宝匣打开,只见里面是一个雕刻精致的玉如意。

这可不是普通的玉如意,世间只有一对,另一个随着先太后葬入皇陵,而剩下的一个便是沈老夫人手中的了,可想而知价值如何了。

旁边的德福一眼认出此物,见卫凉歌稍显疑惑的神情,便以为她新登后位对这些前尘往事不了解,便在卫凉歌耳边轻语几句。

卫凉歌听罢,眸中闪过一抹暗光。

好啊,这是搬出先太后来敲打她这位新太后了是吧。

“沈老夫人,这玉如意实在贵重,以后勿要再拿出来,免得磕着碰着了,惹先太后伤心。”

一句话,说的倒是不瘟不火,就像是卫凉歌不明白沈老夫人拿出玉如意的意图似的。

沈老夫人有些不明白了,她好话说尽,东西也拿了出来,人还在这跪了大半天了,这太后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若不是她真傻,就是故意如此了!

沈老夫人也不急,她眸光一闪,身子一歪栽了过去。

后面的毓太妃见此,惊呼一声!

“老夫人!”

卫凉歌冷眼看着脸不红气不喘,浑身上下没有半点毛病的装晕老太婆,嘴角冷不丁一扯。

“既然老夫人身子不爽,就快些起来吧。”

沈老夫人靠在毓太妃身上,手捂住心口,极为难受的样子。

“还请太后看在沈家世代衷心为大周的份上,也看在先太后的份上,饶恕了芊儿这次吧……”

“若……若是太后不肯,那臣妇就只有长跪此不起了……”

卫凉歌眼皮抬了抬,叹息一声,眼神幽深的扫了众人一眼。

就在沈家人以为这位年轻太后会迫于先太后和沈家的压迫,不得不放过沈芊芊时,却听她叹息后,轻飘飘来了一句。

“既然如此,那就跪吧。”

噗嗤一声,是一直躲在旁边大树下的浅蓝长衫的少年郎笑了。

刚来的沈云逸,只见到远处那华袍女子转身瞬间,在一众宫人的陪伴下进了凤藻宫后,他这才从树后坐着轮椅缓缓而出。

沈老夫人此刻是气得浑身发抖,她一把推开毓太妃,瞪着凤藻宫紧闭的殿门,牙齿都快咬碎了!

“百里柔……好你个软硬不吃的百里柔啊!”

“孙儿说了,当今太后并非俗人,祖母不信偏偏要来这一趟,哎……”

听着身后男声传来,沈老夫人看了眼沈云逸。

“你为何不早些过来为你妹妹求情。”

沈云逸虽然是在笑,只是那笑却是凉薄极了。

“芊儿为何会有此一劫,大姐和父亲心中应该最清楚不过了,报应不爽罢了。”

毓太妃盯着这个永远与大家意见相左的弟弟,有些恼怒道。

“沈云逸,你什么意思!”

“嘘……”

沈云逸嘘了一声后笑着摇头,已经是不打算和她们多说了。

“祖母,你身子骨不好,还是快些起身回府吧,孙儿还有事,就不在这多陪您了。”

猜你喜欢
用户评论
本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