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手机软件 » 绾君心之相府红妆最新章节-南樾叶绾意小说全文阅读

绾君心之相府红妆最新章节-南樾叶绾意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20-05-11 12:17:26

《绾君心之相府红妆》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现言虐心小说,这部小说的作者是月下沉,主要人物是南樾叶绾意,小说主要讲述的情节是:她不清楚南樾是有多怕她或者有多恨她,才会选择街头斩首这种方法。热血染成红了半个处决台,叶绾意完全没有了气息……

2020-5-10 星期日 22-28-50.png

精彩节选:

“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说罢,南樾也没有刁难南栩,便让他起身落了座。而此时,南栩与叶绾意的心里却都是错综复杂的一片,难以用语言描述。

“靖王不是请缨去了柳州,稳固民心,赈灾了么?怎么这除夕又回来了。”南樾看向南栩的方向,问道。

这明眼人都听得出来,言外之意便是皇上很不希望南栩回来。

南栩自然听得出他话中的意思,却假装没有听到。“柳州近日所有工作都已然有了眉目,就快要结尾了。故而臣留在柳州也不合时宜,再者除夕本就是与家人团圆团聚的日子,思念亲人的紧,故而臣便策马加鞭赶回了京城。”

叶绾意心中一愣,思念的紧,可就是在思念自己?她只是目光忽闪的看着南栩,并未敢有半点言语上的沟通,那般怯懦似乎都不像是叶绾意了,可却又真真切切的是她。

“柳州事宜如何了?”南樾问道,虽说柳州的疫情是得到了控制,可民间的损失却要好大一会儿才能恢复过来。

“救济款已然全数下发,健康的牲畜也送到了每家,百姓现下安居乐业,唯有个别还沉浸在丧失亲人的哀痛之中,又因为鸡瘟要将尸体烧掉,死不见尸,更是难过了。”南樾如实回答。

听了这话,已然是最好的结果,柳州之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然而,南樾正欲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六公主立即起身开始打圆场,“皇上,大哥,这好不容易是除夕了,怎么还对政务喋喋不休啊?依娣儿看,不如将这心思全然用到过年的气氛上,明日再讨论也不迟呢。”

说罢,南樾与南栩都是同时点了点头,两人再无交谈,而是转身和身边的人嘘寒问暖了。南樾正准备和叶绾意说些什么,可看到她目光空洞,只是怔怔的望着南栩所在的方向,心中所有想说的话就像是立即被人泼了凉水,没了什么兴趣。

叶绾意也并非是有什么不良的企图,而是只想贪婪的看着南栩。这是这几个月来他们二人的第一次见面,南栩伪装的极好,她看不出南栩对自己的感情是否还有任何一点贪恋,只觉得他变了,可那变化叶绾意却说不出到底是因为了什么。

公物?她?叶绾意微微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待看得久了,南樾倒是看不下去了,轻声与叶绾意搭起话来,叶绾意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转而连忙与南越说笑。而落在南栩眼中的便是如此一般景象。

皇位之上,女子娇羞,男子侃侃而谈,不知在说些什么,落在旁人眼中却是如此的和睦。

南栩轻轻叹了口气,却是没逃过三王爷的眼睛。

“大哥,依我看,不如就算了吧。”三王爷本不想将这些话说出来,可看到他们二人都如此痛苦的模样,却是忍不住了。

“若是真能算了就好了。”南栩的脸上挂上一丝笑意,叶绾意所在的方向看不到南栩的眼神,只能看到他侧脸上扬了些弧度,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竟是说得如此开心。

不过,见南栩开心,叶绾意也开心了些。她现在无能为力,能求得南栩有些开心也算是值得了。

“大哥,这绾意成了皇后的真相已然这么久了,若是能改变的话早就改变了。我看得出她痛苦,可她却是在强忍着。你也痛苦,你也不曾表现出来。你们二人兴许陡觉得对方过的很好,若是如此的话,不如真的你便寻一位寻常的女子娶了吧,这样绾意心中也安静下来,能在后宫之中安生呆着了。”三王爷摇了摇头,将一杯酒饮下肚。

南栩没再接话,可心中的思绪却是千奇百怪,错综复杂。第一次,南栩竟是有了被别人言语所左右的时刻。似乎三王爷说的是有些道理啊。

南栩来的时候晚宴就已经过了大半,故而没过多久这晚宴眼看着就要散了去。叶绾意虽然是解酒了,可耐不住时间长的在这殿内坐着,只觉得头晕。

看叶绾意有些不舒服,南樾也渐渐不想在这殿内待了,于是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便殿内的人说道散去。

众人起初也觉得这宫内过年有些年的味道,可待南栩回来了却只觉得尴尬。南樾旨意一下众人只觉得如释重负,连忙请了安便回了各自的府邸,唯有叶亭山停留在殿内不忍离去,剩余的便是那几位王爷公主了。

叶绾意见父亲迟迟未走,便起身来到了父亲身边。

“爹爹,时候不早了,若是晚了回府,意儿也不放心。”叶绾意说道。

叶亭山点了点头,“只是爹爹还想带你去放花灯呢,看来却是很难了。”

叶绾意想到往日,爹爹总是喜欢带自己在大年三十的时候放花灯,孔明灯之类的,她自己也很是喜欢,一时间也觉得有些难受。

“意儿也想啊,只是可惜了……”不过,叶绾意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旁过来的南樾打断了。

“若是皇后想,明日朕便带你回丞相府。再者当时新婚的时候还没能回府,倒是亏欠了皇后,不如就趁着过年,去丞相府住上三日吧。”南樾温柔的笑着,对叶绾意的一切要求都竭力满足。

叶绾意听了这话自然是喜不胜收,当即点了点头。

“若是如此那真的太好了,多谢皇上!”

“你同朕还有什么谢不谢的,这不是生分了吗。”南樾轻轻抚摸着叶绾意的秀发,眉眼间全是爱意。

叶绾意微微一愣,目光不自觉的看向南栩所在的方向,而正对上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叶绾意忽然间有些讶异,记得先前这眼神还是南樾才有的,却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兄弟二人的眼神却是调换了去。

“是。”叶绾意轻声应了句,便转过头去,不再看南栩了。

猜你喜欢
用户评论
本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