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手机软件 » 替嫁甜婚总裁宠妻超给力全文阅读

替嫁甜婚总裁宠妻超给力全文阅读

  • 时间:2020-12-28 16:16:31

很多网友都在找的唐小小冷靳言为主角的言情小说叫什么?该书名字为《替嫁甜婚总裁宠妻超给力》,是“西西子”大神的代表作,小说主要内容为:令唐小小没有想到的是,属于她的婚姻,自己竟然不可以做主。一场替嫁,她嫁给了残疾,不能人道的冷靳言。结果却不料,婚后一个月,她居然莫名其妙的怀孕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让她背负上了不贞的污名。狼狈出逃,当唐小小再次出现时,跟在她身边的小正太,简直就和冷靳言长得一模一样。

image.png

精彩试读:

 五年前,母亲车祸需要大笔的医药费与治疗费,当时还在念高中的她走投无路,只好隐瞒妈妈,去找生父唐坤。

那个下着滂沱大雨的夜里,她跟落汤鸡一样跪在唐家的大门口,忍受明明是小三,如今却为成正室的傅红玉冷嘲热讽,乞求父亲能伸出缓手。

也许是唐坤对她们还一丝愧疚之情,最终答应出钱。

也因着这点,这些年,她违背内心的意愿,偶尔会回去。

到唐家。

保姆李婶见到她,热情的招呼着她,“二小姐,快进来。”

明明是昔日的家,可唐小小看着里面早已陌生的奢华摆饰,心里难受的厉害,强撑着笑容应付着李婶,然后走到客厅,对着坐着沙发的两个人打着招呼。

“爸。”

“……傅姨。”

傅红玉养尊处优的扫过她一眼,放下手中的瓷杯,难得扬起几分温和的笑容:“是小小啊,坐下吧。”

这女人的笑脸,向来不怀好意。

唐小小仍是站着。

傅红玉也没管她坐不坐,看了旁边唐坤一眼,笑着说:“今天找你来,是为了谈谈你的婚事。”

闻言,唐小小猛得看向唐坤。

唐坤仍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茶,显然把话语权交给傅红玉。

“对方是晋城赫赫有名的贵族冷家,我们算是高攀,不算亏待你。”傅红玉继续说。

这话说的好听,可唐小小不傻。

真是这样好的婚事,傅红玉怎么会便宜她,而不给自己的亲女儿唐歌。

她咬了咬唇:“我还小,还是姐姐先吧。”

闻言,傅红玉的脸色难看起来,也不废话了。

“老实告诉你,你爸公司最近财务出了些状况,急需一笔钱周转,冷家家大业大,只要你嫁过去,就能帮到你爸。”

这是将自己的婚事当一场交易吗?

唐小小心底一阵悲凉:“爸也是这个意思吗?”

唐坤放下手中的茶杯,语气深长:“你也这么大了,不知道爸的辛苦,公司那么多人的生计,还有**医药费都等着我。”

唐小小的朱唇颤了颤,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揪着。

她听懂父亲的意思。

不答应,母亲的医药费跟治疗费,以她的能力根本承担不起。

这婚事由不得她拒绝。

她艰难应下:“好。”

一周后。

晋城冷家举办了一场盛大而隆重的婚礼,做为新娘的唐小小从头到尾像是一个木偶,任由司仪指挥,直到她见到新郎出场。

那是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他有着一双深邃而锐利的墨眸,高挺的鼻梁,过于苍白的薄唇,像是吸血鬼一样,周身散发着阵阵冷气,让人不敢靠近。

也直到这时,唐小小才明白为什么这门婚事轮到自己了,原本……对方有腿疾。

又是一场算计,唐小小的心里十分难受。

看着男人坐在轮椅上一副生人勿进的冷漠模样,她不由想起躺在病床上,动不了的母亲。

冷靳言敏锐的抹捉到唐小小一闪而过的情绪,愤怒的情绪从胸口炸开。

这个因为钱嫁过来的女人,有什么资格露出这样的怜悯目光!

若不是奶奶相信所谓的八字,以性命要挟,他怎么可能娶她。

真要娶,他还不如娶那晚的女人。

至少,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让他意动,甚至过后怎么也忘不掉那蚀骨的感觉。

繁琐的婚礼结束后,唐小小被送到新房。

她忐忑的坐在床边,不知道新郎什么时候过来,有些害怕,又忍不住想,他患有腿疾,应该不能……

一时,有些庆幸。

就在这时,房门‘咚’的一声,被人推开。

唐小小刷得一下站了起来,看着操作轮椅过来的男人,想上前帮他一把,又俱于他的威严,一动不敢动。

“唐歌?”

突然的称呼,让唐小小愣了下。

难道说,原本嫁给他的人应该是同父异样的姐姐唐歌?

男人见她不作声,犀利的眼神瞥过来。

唐小小攥了攥手心,为了母亲的医药费。

她只能逼着自己压下难受的情绪,接受父亲调换了人,让她嫁给身有腿疾的男人。

“是我。”

“躺床上去。”男人声音很冷,带着一丝命令的口吻。

唐小小当场懵住。

“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男人推着轮椅朝着她靠近,带着危险的气息。

唐小小吓得双手捂胸:“你,你……”

这个防备的动作,让男人俊美的脸上笼上一层冰霜,“你是想自愿,还是被迫?”

眼看女人想溜,男人长臂一伸,一把扣住她纤细的手腕,声音压低了些,带着一丝恼怒:“给我**。”

“啊?”

“如果还想你父亲得到那笔投资,最好听我的话,现在给我叫,打发掉外面那些人。”男人咬牙切齿。

唐小小这才留意到房门那边的缝隙依稀能看到人影。

难道说,冷家的人是怕他们……不圆房,特意派人来监听?

这是担心男人不能人事吗?

她下意识扫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某个部位,结果被俊美的男人狠狠地瞪了一眼。

耳根子一下子红了起来。

她,她真的没往那方面想啊!

她又羞又惧,干脆闭上双眼:“我,我不会。”

冷靳言剑眉一皱,扫过唐小小满脸通红的样子,不像是装的,“没经验?”

唐小小摇头,她长这么大就没有跟男人做过那事,除了那晚……

见男人突然向自己伸出了手,那晚的阴影朝她袭来,她吓得叫了一声,跟受惊的猫咪一样,可怜又无助。

冷靳言手顿了下,这女人的叫声,与那晚的人竟有些相似?

关键字:
猜你喜欢
用户评论
本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