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手机软件 » 《吾有独宠不当王妃》内涵文-甄珠宋凡星小说推荐阅读

《吾有独宠不当王妃》内涵文-甄珠宋凡星小说推荐阅读

  • 时间:2020-10-24 14:37:22

《吾有独宠不当王妃》这部小说的作者是夏虫不鸣,其中小说主要角色分别是甄珠宋凡星,小说讲述了甄珠与宋凡星皆是穿越而来,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女人充满了惊慌,可更多的是满满的好奇。她为自己能够有同行之人而感到幸运,尤其是当她看到身旁男人那张人神共愤的面容后。只可惜,说好的同行,最终却还是背道而驰了。他成了富甲天下的老板,而她则成了老鸨;他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可她却是众人眼中的通缉犯;他控制着大靖运河命脉,她则成了被判斩刑的邪教头子。

2020-10-17 星期六 21-41-51.jpg

精彩内容:

 “嗖!”

烟灰缸从她的脸颊边擦过,“哐”的一下摔成碎渣。

宋凡星的耳边隐隐的还响着烟灰缸擦过的声音,只差一公分的距离,水晶烟灰缸便是砸到她的脸上。

沙发上,她的父亲,宋立新冷着一张脸,恨恨的瞪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仇人一般。

宋凡星深吸一口气,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我为什么没脸回来?这是我家,爸爸,难道不是吗?”

“爸爸”两个字,让宋立新的脸色沉了几分,眼眸里有着一抹清晰可见的怒意。

指着宋凡星,厉声斥道,“一出来就出去鬼混,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爸爸!宋凡星,你就这么贱!”

宋凡星身上还穿着男人的西装外套,脖子上与下巴以及脸颊上都还留着被厉庭川掐出来的青痕。

然而这样的青痕看在宋立新眼里,却成了另外的一种象征——宋凡星与男人鬼混留下的痕迹。

一个“贱”字,从自己的亲生父亲嘴里说出来,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宋凡星淡淡的一声轻笑,对于宋立新的怒骂指责,她已经麻木。

在五年前,他威逼利诱外加强迫,将她送进牢里之后,宋凡星对他已然不再有父女情份。

“爸爸,五年的牢,我已经替宋云蔷坐完了。你答应我的事情,是不是也该实现了?”宋凡星一脸冷漠的看着宋立新沉声问。

偌大的客厅,只有宋立新与她两人,未见其他人。

听着宋凡星的话,宋立新的脸“嗖”的一下变的一片漆黑。

“进公司的事情,你想都别想!”宋立新凌视着宋凡星冷冷的说道,“丢人现眼!”

宋立新的决定在宋凡星的意料之中,听他这么说道,宋凡星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般冷漠的看着他,然后凉凉的说道,“既然爸爸不遵守当初的承诺,那我也只好去自守,告诉警察,当初犯事的是宋云蔷!”

“你敢!”宋立新“腾”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愤怒的双眸凌视着宋凡星,一副想杀了她的样子。

“你这个不要脸的赔钱货!”

一记重重的闷棒打在宋凡星的身上,愤恨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你翅膀长硬了,敢这么说话!我打不死你这个小贱蹄子!”

说着,又是一记闷棒落在宋凡星身上。

宋凡星只觉得身上的骨头都被打断的痛,然后还在一下一下的往她身上打着,那是一种打不死她不收手的意思。

宋立新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被打,就连眉头也不曾皱一下。

似乎在他看来,被打的并不是他的女儿,不过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小贱蹄子,谁给你的胆子!”宋老太太终于打累了,喘着气恨恨的瞪着宋凡星,布满皱纹的脸怎么看都是那么狰狞,“你给我听清楚了,要是敢害小蔷一下,我跟你没完!还有,我弄死那个小野种!”

“小野种”三个字,刺激到了宋凡星。

她的眼眸往下一沉,划过一抹狠戾。

“妈,你消消气,别跟孩子一般见识!”朱君兰轻拍着老太太的后背,轻声的安抚着老太太,朝着宋凡星凉凉的扫一眼,那眼神全都是得意与不屑。

“哐!”

“朱君兰,我弟弟在哪!”

宋凡星直接敲碎了一个水晶烟灰缸,玻璃碎片抵在朱君兰的脖子上。

朱君兰隐约感觉到一丝痛意,那是肌肤被划破的痛决。

“小贱蹄子,你造反啊!”老太太见到自己的儿媳妇被宋凡星欺负,抡起手里的拐杖又欲朝着宋凡星打去。

“你打我一下,我在她脖子上划一下!”宋凡星冷冷的说道,眼眸里尽是凌厉的狠绝。

朱君兰只觉得脖子处的痛意加深了几分,血渍渗出来。

老太太见此,气的恨恨的一咬牙切齿,却也只能无奈的放抡起的拐杖放下。

“宋凡星,你放手!君兰是你阿姨!”宋立新朝着宋凡星大吼,那眼神恨不得杀死宋凡星。

“朱君兰,我再问一遍,我弟弟在哪?”宋凡星凌视着朱君兰,一字一顿问,“今天的事情,我不跟你们计较,我也可以不要公司的股份,我只要我弟弟!我弟弟在哪?”

“我告诉你,那个小野种,他死了!”宋老太太恨恨的说道,“宋凡星……”

“嘶!”老太太的话还没说完,朱君兰一声低呼。

“宋凡星,你放开你阿姨!”宋立新怒吼,“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你这个逆女,一出来就要闹得我家鸡犬不宁吗!”

“宋立新,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宋凡星恨恨的盯着宋立新,“你说,只要我同意替宋云蔷坐牢,你一定会好好照顾云玺的!五年的牢,我替你的宝贝女儿坐完了,你做到了吗!啊!我弟弟呢!”

宋立新的脸上隐约划过一抹心虚,略有些尴尬的看着宋凡星。

“我们凭什么照顾那个小野种!”老太太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不是我宋家的孩子,我不弄死他算他命大!宋凡星,我警告你,赶紧放了君兰,否则我让你再去牢里呆几年!宋凡星,我的话你听到没有!松手!”

“那你就试试!”宋凡星将手里的力道加重了两分,那抵在朱君兰脖子上的玻璃碎片,将她的脖子又是划出了一条血痕。

“你这个小贱蹄子!”老太太看着君朱兰脖子上的伤,气的两眼发白。

“宋立新,云玺呢?”宋凡星面无表情的盯着宋立新,“再送我去坐几年牢是吗?行,反正是坐牢,我先弄死朱君兰!”

“你个专门勾引男人的小贱人,跟那个疯婆子……”

“妈!”朱君兰打断老太太的话,冷冷的盯着宋凡星,“宋凡星,你要是敢害伤小蔷,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宋云玺那个小野种的下落!”

“对!”老太太点头,“那小野种就在我们手里,你只要乖乖听话,我保证那小野种吃好喝好。否则,我不保证他的死活!”

“宋立新!”

关键字:
猜你喜欢
用户评论
本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