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资讯 » 超级爽新书《剑宫仙婿》小说

超级爽新书《剑宫仙婿》小说

近来受广大书友追捧小说《剑宫仙婿》由平平小说网为大家带来,主要人物有李观海东方傲雪,是作者青山孤坟精心创作的热门小说,主要内容为:卧薪尝胆十二年的时间,属于李观海的那颗心,早已出现悸动。如果不是因为当初的那件事情,他又怎么会生活得如此的忍辱负重。一朝崛起,所有的屈辱都统统不见,属于李观海的人生,也是彻底步入了正途,原来他居然会是这般的令人高攀不起。

image.png

精彩内容:

“哼,粗俗。”

    东方傲雪冷哼一声,脸色却稍稍缓和了些。

    她低眉抿唇,沉吟半晌轻移莲步走了过去,在李观海对面坐下,问:“观海,你刚才施展的剑法是从何处学来的?为何我从未见过呢。”

    李观海眼珠一转,胡乱编了个故事哄骗她,“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剑谱。”

    “原来是这样。”

    两人正相顾无言时,院外忽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院门推开,东方芷气喘吁吁地跨过门坎跑进来,“傲雪姐…咦,李观海,你怎么也在这里?”

    李观海不答,东方傲雪开口询问:“小芷如此慌忙而来,发生了什么事?”

    东方芷上气不接下气地答道:“是…是慕容家来人了,说要找让李观海血债血偿。”

    东方傲雪柳眉微蹙,侧头说:“观海,你不用出去,这件事情我们有理有据,他慕容家再蛮横无理,也不敢强闯内院抓你。”

    说罢站起身,往金松院外走去。

    “你去哪里?”

    李观海问。

    “你毕竟是我的未婚夫,这件事理应由我来出面解决。”东方傲雪说出这话时一脸决绝。

    “什么话。”

    李观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举起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起身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如何能让你一个女流之辈去替我出头?”

    东方傲雪回头看他,竟罕见的露出点点笑颜,点头道:“好,那我们一起去。”

    两边并肩走出金松院,被抛在后头的东方芷表情错愕,眼神呆滞。

    这俩人刚才的一番言语怎么有种生死契阔,患难与共的感觉?而且为什么李观海会在姐姐的院子里呢?

    天呐,他们俩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如胶似漆了?居然还住在了一块!

    前院正厅,一个身穿藏青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上,等了稍许,一直未见东方芷归来,冷哼喝问道:“东方家主,三小姐去了这么久为何还不回来?莫非是你们有意包庇,通知李观海那小畜生先一步逃走了不成!”

    “慕容三庄主,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首位上的东方博被人用这般语气质问,脸色不免有些难看

    慕容彦冷笑,“呵,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好言提醒东方家主,千万不要试图维护包庇,为了一个李观海不值得。”

    东方博身旁的宋莹闻言低声咒骂道:“该死的李观海,只会给我东方家带来灾祸,真不明白老家主当年是怎么想的,居然给傲雪定下这般荒谬的婚约。”

    厅内气氛剑拔弩张,慕容彦此行带了十几个慕容世家好手,一个个凶神恶煞,虎视眈眈,气势十足。

    东方博虽不愿为了李观海得罪慕容家,但身为一家之主,如何能让别人在自己的地盘耀武扬威?于是也让二庄主东方士召集了不少族中好手坐镇两侧。

    厅内气氛剑拔弩张,落针可闻。

    这时,两道人影从大厅正门并肩而来,后头还跟着东方芷。

    慕容彦拍案而起,盯视李观海,喝斥道:“李观海,你总算是肯出来了,我还以为你没胆子见人了呢。”

    李观海既不拱手施礼,也不哈腰问候,自顾在他对面的太师椅坐下,翘起二郎腿,眯缝着眼睛,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

    瞧着他这副吊儿郎当没正形的模样,慕容彦嗤之以鼻,“呵,东方家主,你们家姑爷真是放浪形骸啊,招赘这等不拘一格的女婿上门,真是你东方家的福分。”

    他这话说得夹枪带棒,字字诛心,让东方博夫妇二人脸色更加难看。

    李观海不耐烦道:“少在那阴阳怪气的用言语中伤我,直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

    “呵,外界传闻东方家姑爷痴傻十二年,没想到居然能听懂我说什么,真是了不起啊。”

    慕容彦冷嘲热讽一句,继而说道:“那我也就不再拐弯抹角了,李观海,你打伤我慕容侄儿,这笔账你自己说说该怎么算。”

    李观海还未说话,东方傲雪便先他一步开了口,“慕容伯伯,上午观海和慕容双是公平公正的比斗,在场许多宾客都可以作证。比武凶险,受些伤在所难免,不知“算账”二字从何说起?”

    她口齿伶便,说出的话又句句在理,让人无可辩驳。

    慕容彦冷笑一声,避重就轻道:“傲雪贤侄女果然是个贤内助,刚刚出关便和未婚夫这般恩爱,还处处维护于他。可作为一个男人应该要有担当,李观海,你好歹也自己出来说句话,一味的躲在未婚妻身后算什么男人?”

    李观海端起茶盏轻抿一口,悠然说道:“你那没用的侄儿的确是我打伤的,也是他该打,明知我和傲雪已有婚约在身,他却派人带着十几担彩礼来提亲,这不是找打又是什么?”

    “呵,黄口小儿,好大的口气。”

    慕容彦面露冷笑,炼气境甲等的强横气势四处弥散,压力迫人。

    李观海浑然不惧,似没有感觉到这股无形的压力一般,依旧神情自若,咧嘴笑道:“方才傲雪已经说了,我和慕容双是公平公正的比斗,上午到场的宾客皆可作证。擂台比试,生死各安天命,怪只怪你侄儿技不如人,偏要打肿脸充胖子。”

    东方傲雪也点头附和,“观海说的不错,慕容伯父,擂台比试本就凶险,怎么可能不受伤?”

    慕容彦脸色涨红,他今天本来是想仗着慕容家的威势来替侄儿出口恶气,没想到这个李观海居然还真跟自己说起道理来。

    偏偏自己还是理亏的一方,这让他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心中升起一团无名火,忍不住讥讽道:“好一个夫唱妇随,东方家主,看来你并不打算置身事外啊。”

关键字:
猜你喜欢
用户评论
本类排行